吉林11选5开奖视频
首頁| 新聞| 銳觀察| CEO視野| 物管實務| 空間計劃| 物管專家文集| 相對論| 發展論壇 | 培訓|
當前位置: 主頁 >物管專家文集 >李剛 >

社保入稅對物業管理企業的影響

時間:2019-01-11 11:26來源:未知 作者:李剛 點擊:
如果不能預見社保入稅帶來的沖擊,不能認真分析可能帶來的大范圍的物業服務秩序混亂,不采取必要的應對措施,這個坎也是邁不過去的!

 

  作者/李剛

  原載于《現代物業·新業主》2018年9期/總第435期

  2018年7月20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國稅地稅征管體制改革方案》,輿論一片嘩然,中小企業尤其勞動密集型企業普遍認為此舉將為企業生存帶來更嚴峻考驗。那么社保入稅以及相關問題可能帶給物業管理企業哪些影響?本文亦嘗試探討分析。

  用人單位繳納的社保費的稅費屬性

  稅收的本質是國家為滿足社會公共需要,憑借公共權力,按照法律所規定的標準和程序,參與國民收入分配,強制取得財政收入所形成的一種特殊分配關系。它體現了一定社會制度下國家與納稅人在征收、納稅的利益分配上的一種特定分配關系。

  很明顯稅收的基本屬性包括:1、國家為滿足社會公共需要;2、是國家與納稅人在征收、納稅的利益分配上的一種特定分配關系。

  《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十二條規定:用人單位應當按照國家規定的本單位職工工資總額的比例繳納基本養老保險費,記入基本養老保險統籌基金。職工應當按照國家規定的本人工資的比例繳納基本養老保險費,記入個人賬戶。

  第十五條規定:基本養老金由統籌養老金和個人賬戶養老金組成。基本養老金根據個人累計繳費年限、繳費工資、當地職工平均工資、個人賬戶金額、城鎮人口平均預期壽命等因素確定。

  從以上規定可以這樣理解:1、基本養老保險金的繳納分為用人單位繳納部分和個人繳納部分。2、用人單位繳納部分用于社會統籌(具體統籌范圍另定)。3、真正與個人養老金有關的是記入個人賬戶養老金金額主要包括:繳費年限和累計繳費金額。

  因此用人單位繳納部分實際上用于社會統籌。這個社會統籌和稅收“為滿足社會公共需要”,實際上具有一定的同質性;也就是滿足社會公共需要。而且取得環節同樣存在于生產和消費過程。區別僅是計算的依據不一樣:稅收主要依據生產經營或者消費的發生額,而用人單位社保繳費主要依據職工工資或者共同選擇的認繳工資基數。然而實際上結果仍然類似于“國家與納稅人在征收、納稅的利益分配上的一種特定分配關系”。

  毫無疑問,增加繳費基數,也就是增加了繳費額;最終也即是提高了國家在生產消費過程中對財產分配的占比。因此筆者認為:用人單位繳納社保費,本質上具有稅收屬性;因為同樣具有國家權力的強制性。

  所以增加用人單位繳納的社保費,實際上變相地增加了單位的稅費;這與政府提倡的降低稅費的宗旨是相悖的。

  依照稅收法定的原則,用人單位不應當為社保基金不足買單

  由于歷史沿革,特別是20世紀90年代以前職工因為工作工齡被認定為視同繳納,以及部分地方認同其他人員在某一期間繳納社保費時,一并補繳過去幾年或者更長時間的社保費;勢必造成部分地區社保基金出現不足。那么如何解決這一問題,法律有明確規定,因此不能讓現有的企業為過去的政府行為買單。

  《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十三條規定:國有企業、事業單位職工參加基本養老保險前,視同繳費年限期間應當繳納的基本養老保險費由政府承擔。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出現支付不足時,政府給予補貼。

  上文談到了用人單位繳納社保費具有稅費性質,那么就應當適用稅收法定的基本原則:是指由立法者決定全部稅收問題的稅法基本原則,即如果沒有相應法律作前提,政府則不能征稅,公民也沒有納稅的義務。稅收主體必須依且僅依法律的規定征稅;納稅主體必須依且僅依法律的規定納稅,稅收法定原則是稅法中一項十分重要的基本原則。

  即便部分地方出現社保基金不足,后者發放風險高企,在有法律明確規定的情況下,于情于理于法也不能要求企業來買單,不能因此增加企業和職工的負擔。

  養老金的缺口正確的補充渠道應當是“政府承擔或者給予補貼”。部分地方出現社保基金不足確實是一個大問題,然而真的達到了政府不能解決的地步了嗎?完全不是!

  首先關系國計民生的壟斷行業,幾乎都是超大型的國有企業,其每年產生的利潤不應當僅僅養肥自己職工,還應當繳納足夠的利潤。其次如有必要,還可以適當以出讓方式吸收社會資本參與,變相變賣股權獲得收益。再者國有各種資源充斥天下,本該全民所有;有償出讓資源使用費用,也是一筆巨大的收入。因此在政府有能力依法補充養老金基金不足時,采取這樣的手段,讓企業為養老金不足買單,既不合法也不合理。

  養老保險繳費基數變更對用人單位和職工的影響

  過去按規定社保繳費基數為個人上年度平均工資。我國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的繳費基數是本人工資,一般以上一年度本人月平均工資為個人繳費工資基數,其中包括工資、獎金、津貼、補貼等。養老繳費基數上限是指,職工工資收入超過上一年省、市在崗職工月平均工資算術平均數300%以上的部分不計入繳費基數。繳費基數下限是指,職工工資收入低于上一年省、市在崗職工月平均工資算術平均數60%的,以上一年省、市在崗職工月平均工資算術平均數的60%為繳費基數。

  實踐中多數企業或者個人繳納社會養老保險的基數,都是采用的“以上一年省、市在崗職工月平均工資算術平均數的60%為繳費基數”。

  因為全國社保繳費費率由國務院規定。如養老保險企業繳費比例為工資的20%,個人繳費比例為工資的8%,醫療保險個人繳費比例為月工資的2%,企業為8%。近年來,國務院也在調整繳費比例,如2016年規定2015年底企業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余可支付月數高于9個月的省區市,養老保險繳費比例可以階段性降至19%。

  實際執行過程中,部分地區自主降低費率,而部分特殊就業群體享有較低的社保費率。部分地區自主降低社保費率,沿海部分地方養老保險繳費費率12%~14%,還有部分特殊就業群體享有較低的社保政策費率,例如城鎮個體工商戶和靈活就業人員養老保險繳費比例為20%,低于全國個人和企業合計28%左右的繳費比例。

  如此以來,用人單位繳納的和代扣代繳的社保五險的費用,雖然較高,但是因為實施的時間比較長了,用人單位和職工個人基本上還是能夠接受和承受的。

  《國稅地稅征管體制改革方案》要求從2019年1月1日起,將基本養老保險費、基本醫療保險費、失業保險費、工傷保險費、生育保險費等各項社會保險費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征收。一方面是為了加強征收力度,另一方面在社保繳費基數上產生影響;因為如果嚴格按社保繳費基數為個人上年度平均工資,過去采用的“以上一年省、市在崗職工月平均工資算術平均數的60%為繳費基數”估計就行不通了!

  據有關專業文章顯示:由稅務部門征繳社保最多將增加年社保收入1.65萬億元左右。其中通過提高社保繳費比例至多增加7,106億元,通過擴大社保覆蓋面最多增加9,648億元。這部分多繳納社保在企業和居民之間的分布取決于就業市場彈性。考慮到估算就業彈性較為復雜,直接用個人和企業社保繳納比例估算。社保征繳制度改變最多將導致企業利潤下降1.2萬億元,居民收入下降4,519億元。

  對于用人單位和個人的影響,主要與實際工資有關,不可一概而論。職工工資收入低于上一年省、市在崗職工月平均工資算術平均數60%的用人單位的影響,主要在于繳費面的變化帶來的影響。根據有關資料統計,全國范圍社保合規繳納的用人單位不足30%,而且多數是國有大中型企業和上市公司;因此低于這個工資檔的主要是小微企業,直接影響的是繳費面。毫無疑問,對于為數眾多、對社會就業貢獻大的、直接關系民生的服務型勞動密集型用人單位,由于征收力度和剛性的變化,影響是直接且巨大的。對于低于這個工資檔的職工個人,影響不大。

  對于職工工資高于上一年省、市在崗職工月平均工資算術平均數用人單位和個人的影響,遠遠超過上述小微企業。不過占據資源優勢的國有壟斷行業,不僅不會造成對企業負擔的影響,反而是一個增加職工福利的口子。當然在現有職工個人工資不變的情況,個人扣繳社保費后的現實收入還是會減少。

  在這一工資檔次及以上的其他企業和職工個人的影響,以職工月工資1萬元為例,經過計算企業單一社保負擔變化為:按最低標準,公司繳納1,229.43元;按實際工資,公司繳納3,080元;一個員工每月的雇傭成本增加了1,850.57元,一年增加22,206.8元。對職工個人而言:按最低標準,個人繳納382.33元;按實際工資,個人繳納1,023元;月薪1萬元每月的社保要多繳納640.67元,一年就是7,688.04元!

  按照胡適先生的保險名言:保險的意義,只是今天做明天的準備。若僅此而論,今天多繳納社保費,就是為明天做更多的準備!相對于社保而言真是這樣的嗎?按照養老金的計算規則:養老金=基礎養老金+個人賬戶養老金。而且從2010年1月1日起施行《城鎮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關系轉移接續暫行辦法》,從一個城市到另外一個城市,個人養老金可以全部轉走,單位為員工繳納的20%養老金卻只可以轉走12%。

  真正直接決定個人養老金多少的是個人賬戶養老金賬戶的余額!比如就職工個人而言,根據上文分析,當你現在月工資1萬元,按最低標準,個人繳納382.33元,按實際工資,個人繳納1,023元;月薪1萬元每月的社保要多繳納640.67元。當然當你達到退休年齡時,你能夠更多領取養老金,但這是因為你從現在開始每月比過去多繳納社保費,實際上就是你每月多存入現金;這點與用人單位每月多繳納1,850.57元并無直接關系,因為這部分將會用于社會統籌。

  個人而言,現在工資1萬元,在北上廣算不算高?如果除去增加的個人部分社保費640.67元,會對今天的生活造成多大的影響?今天準備明天!如果今天你都生活得很緊巴巴的,明天對于你而言有那么重要嗎?何況物價指數、通貨膨脹帶來的影響也是邁不過去的坎。

  對用人單位而言,國際貿易環境欠佳、環保壓力大、用工成本不斷攀升,企業生存環境更加嚴峻。如果按照社保費繳費新規,大幅度增加用工成本,直接影響生產服務成本,企業的盈利能力會大幅度降低。一方面是市場環境嚴峻,漲價消化成本幾乎不可能;另一方面職工現實收入減少,購買力下降,也會帶來產品銷售額下降。這是一個惡性循環!企業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盈利,而不是出現大量的持續虧損。企業為了生存,降低生產服務成本,粗制濫造、擠壓職工工資、減少雇工人員都是直接的手段。其結果就是職工工資會不同程度受到影響、失業率增加、破產企業數量增加,新政預期的增加社保基金的目的難以實現。

  我國企業的稅費負擔在全世界已經處于相當高的水平了。改革開放40年,雖然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然而比起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企業經歷了200年~300年的發展和積累而言,差距還是很大的!貿然按照一些室內經濟專家學者的意見,生硬地套用西方社會的福利模式,不僅不會增加幸福感,而且無異于殺雞取卵!想當年,《勞動合同法》的實施,對于企業而言已經痛苦不已;如果繼續擠壓企業生存環境,更是雪上加霜!

  社保入稅征收力度帶來的影響

  常理而言,社保入稅也就是從2019年1月1日起,將基本養老保險費、基本醫療保險費、失業保險費、工傷保險費、生育保險費等各項社會保險費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征收。這不過是征收機構和手段的調整,不應當引起如此的爭議和恐慌。然而,相對于原有的社保征收部門而言,稅務機關對企業經營活動的了解、信息獲取渠道、專業程度、征收隊伍素質、征收力度是具有明顯強勢的;而且國家法律賦予稅務機關的國家強制力也要強大得多。過去部分地方也是實行的雙軌制,也有由稅務機關代征社保費的;只是強度和力度不一樣,因為是基于委托關系。

  不論其他,就單說9月5日開始實施的自然人稅收管理系統,一改過去個人所得稅用人單位代扣代繳申報做法,要求企業需要錄入全部的雇傭人員信息;按理說個人所得稅代扣代繳,只是法定的要求和授權企業對于達到了個人所得稅征繳起點的職工,代扣應繳個稅并統一代繳到國庫。然而僅僅這點改變,用人單位的雇工情況就變得一覽無余。這點,原有的社保費征收部門,就不一定做得到。

  洞徹了社保費征繳的量和面以后,再看到這個驚人力度,所以輿論一片嘩然。知名企業家、知名學者、網絡作者們,近期發表了不少言論,呼吁政府進行稅制改革,呼吁降低社保費繳費比例,要求給予小微企業更多更好的生存空間,當然不乏充斥著對中國經濟的擔憂。

  據說2018年9月6日召開的國常會要求現有社保征收政策不變。從明年開始,像社保繳費登記、變更信息、繳費人數等仍由人社部門負責,稅務部門只負責社保費的申報和征收,對社保費的稽查暫未確定,因此不必為明年開始征管大幅加強擔憂。現在稅務和社保部門正在對接數據,還有“商量”的余地。

  即便如此,也怕是大喜過望。這些只是緩解沖突,放慢節奏;但是由稅務部門負責社保費的申報和征收從2019年1月1日起,是不會變化的。

  社保入稅對物業服務企業的影響

  通過上文討論,社保入稅對于小微企業的影響是很大的!特別是勞動密集型企業,如物業服務企業,加之其自身的因素、社會公眾的消費意識等的影響,綜合衡量,對其生產服務以及生存發展的影響是巨大的。

  社保費是以人數和工資額為基數計算的,全國物業管理企業超過10萬家,從業人員達到1,000萬人,這樣一個龐大的基數,決定了社保費繳納的變化,其受到的影響必然很大。

  雖然說物業服務行業也有規模大、效益好的大企業,但是以企業數量而言,這樣的企業只占百分之幾,即便其管理服務的面積超過了全行業的三分之一;然而其余為數眾多的企業所管理服務的三分之二的面積的物業項目,不可能全部交由這些所謂的規模企業管理服務,因為物業服務的多樣性,以及各個項目的差異很大,因此僅依靠優勝劣汰是不能徹底解決問題的。

  如果因為管理服務成本突然急劇增加,致使多數物業服務企業難以生存,或者難以繼續提供物業服務,那么對于整個社會、對于城市居民的居住生活的影響是難以估量的。因為物業服務成本的增加,并不能迅速地完全通過調整物業服務收費標準,增加物業服務費收入進而抵消。在許多小區物業服務費收費標準幾乎是一成不變,幾年甚至十幾年沒有進行調整;調整一次物業服務費收費標準具有相當大的難度,從而陷入“質量降低——業主欠費”的惡性循環。

  目前物業服務企業雇傭的員工,普遍存在年齡偏大;甚至近半數已經達到或者超過了法定退休年齡。照理說這部分人員不會涉及社保費增加的問題;但是每年或者隔年調整的最低工資標準,仍然會使這部分人員的用工成本不斷上升。何況還有為數眾多的需要繳納社保費的雇傭人員呢?這部分社保費的增加,對于物業服務企業的影響是不可忽視的。物業服務企業本來就是一個微利行業,不斷攀升的物業服務成本和一成不變的物業服務費收費本來就是難以解決的矛盾;如果再遭遇如此巨額費用突如其來的增加,毫無疑問,對于物業服務企業是致命的一擊。當然如果是短期的影響,也許還有企業能夠承受;但是如果是長期的、看不到希望的、不斷地發生虧損,那么企業唯一的選擇就是關門。

  對于這樣的變化和影響,因為是政策性的,很難有更好的應對辦法。因為大幅度調整物業服務收費標準不能實現,只有選擇不斷呼吁,向社會、向相關部門說明情況,特別是各地各級行業協會、政府主管部門、街道社區等組織,應當在進行充分的了解和分析后,向政府、向社保主管部門、向稅務機關說明情況,講清楚利害關系;爭取特殊情況特殊處理。社會保險費應當繳納,因為如果減損這一部分,必然會影響在勞動力市場的競爭力和雇員的素質、能力;不過政府完全可以通過其他渠道予以支持,比如對于年收入不足500萬元的物業服務企業免稅;再比如通過各種補貼,抵減部分物業服務成本的增加。適當調整物業服務收費指導價標準也是勢在必行的。

  筆者認為:如果不能預見社保入稅帶來的沖擊,不能認真分析可能帶來的大范圍的物業服務秩序混亂,不采取必要的應對措施,這個坎也是邁不過去的!

(責任編輯:django)
頂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線----------------------------
運營中心:北京市海淀區大柳樹路15號富海中心2號樓1503室 郵編:100088
客服:010-58403431 移動:15810208746

采編中心:云南省昆明市北京路(北站)SOHO俊園大廈10棟2單元3210室 郵編:650224
客服:0871-65700710 移動: 13708860992
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1 云南現代物業雜志社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備案:滇ICP備13000514號-2

吉林11选5开奖视频 如何看pk10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包胆漏洞 破解北京赛车pk10软件 精准杀五码 牛牛看4张牌抢庄老是输 河南体彩481开奖结果近200期 如何做到11选5稳赚 二人麻将打法 好运来彩票网址下载 比分直播188直